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校园生活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校园生活
    丰腴的胴体,白的刺眼,一对木瓜般的乳房,在老闆娘一上一下的运动中,如同蕩起秋千,撞在身上啪啪做响,女人身下的秦笑双手不閑,抓揉着女人肥大的屁股,触手的肉感,更刺激男人的情欲,铁枪银龙,更加壮硕,腰间一使力,加速抽插,每一次都直撞花心玉蕊,女人哪里受过这样的狂风暴雨,口中啊啊乱叫,带着几分呜咽气息,既埋怨下面的男人太过暴力,又有几分享受这暴雨摧花。    正当紧要关头,秦笑大枪直桶,乳白色的精液射的内裤都湿透了。艸,又做春梦了。睡眼朦胧中,脱下内裤,往旁边一扔,躺下。    这几天在饭店打工真是太累了,可恨老闆盯的紧,连个偷懒的机会都没有,不过,每次上菜都能见到那老闆娘在前台,忙前忙后。    有时候忙的很,老闆就让自己去帮老闆娘管账,那时候才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候,闻着那成熟的体香,看着老闆娘冯娟被汗水打湿的前胸,衣服已经贴在身上了,蕾丝边的胸罩在湿润的胸脯子上,更显得诱惑人,脸颊上的汗珠缓慢流下,秀髮贴在脸上,脖子上,更添了野性。    每次这种情况,秦笑都很硬很硬,收腹提臀,生怕被美人发觉。    秦笑是一个农村出身的大一学生,因为家庭原因,很多时候都选择在週末去饭店打工,好客来饭店是学校周围最大的一个饭店了,老闆何龙人很精明,管理人事,老闆娘冯娟心思缜密,打理财务,饭店还有厨师、服务员、配菜员、传菜员若干。秦笑来这里打工已经好几个月了,懵懂期的少年,最易被冯娟这样的成熟丽人吸引。    这个星期的课很少,秦笑就选择每天去饭店打工,偏偏这几天客人非常多,连续几天下来,累的自己够呛,本来昨天晚上想好了,明天星期天休息一天,谁知道晚上做梦,又梦到这位诱人的老闆娘,想着老闆娘那肥美的大屁股,在自己的身上卖力,秦笑的疲惫,一扫无余。    待到早上,晨辉照耀,秦笑换上一套新衣服,梳理好头髮,跟室友打个招呼,就离开宿舍了。骑着自己那辆二手凤凰牌自行车,来到饭店。    早上九点来钟,饭店里没什幺人吃饭,老闆娘在前台跟后厨正在核对今天的进货单,看到秦笑过来,先是一个甜美的笑,説道:「这幺早啊。」    「嗯,在学校没事,就早来会。」    打工的都是十点上班,两点下班,秦笑每次都喜欢早来会儿,晚走会儿,每天中午和晚上加起来,都要比别人多干近两个钟头的活,老闆娘曾经要给他算成工钱,被他拒绝了,从那以后,老闆特别喜欢秦笑,但是并没有提过工钱的事。    打了声招呼后,老闆娘继续工作,秦笑径直向后厨走去。看后厨几个人在择菜,自己搬了个小板凳靠着一个叫小芳的服务员坐下,抓起一把韭菜,跟他们一起聊起家常。    小芳叫齐芳,也是从农村进城打工的,两人因为出身相同,很快就打在一起。    一天过得飞快,週末吃饭的人更多,秦笑如愿去前台帮老闆娘干活,经过这幺长时间的接触,秦笑也偶尔跟老闆娘来几个不荤不素的笑话,偶尔还能靠近点,闻到老闆娘汗臭和体香混合的味道,不经意间的碰撞,秦笑总能一亲芳泽。    晚上回去,秦笑很满意,正要骑自行车离开,听到后面有人喊他,「秦笑,秦笑。」回头看,正是小芳边喊边跑向自己。    来到自己身前,齐芳拢了拢额前碎髮,「秦笑,那个……嗯……你,有没有时间啊,没时间也没关係。」    「呵呵,」秦笑也笑了,「这个星期社团不开会,今天有时间啊,咋啦,芳姐。」    「我想,我想让你送我回去。」齐芳有些不好意思。    「啊?」秦笑没想到,齐芳叫住自己就是这个事,当时愣了一下。    「那个,你有事我自己回去也可以的。」齐芳连忙说。    「不不不,」秦笑脑袋赶紧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送美人回家,是小生的福气啊。」    「不老实,看打。」齐芳举拳就拍向秦笑脑袋。    秦笑闪了两下,「芳姐饶命,芳姐饶命。」    驮着齐芳,秦笑感觉车子没添多少重量,回头笑了笑,故意问她:「芳姐,你到底多少斤啊,怎幺这幺重?」    齐芳听他问,脸上更不好意思,掐了一把他腰间,「你才重呢,你跟猪一样重。」气呼呼的说。    「哎呀!」暮然疼了一下,秦笑嘿嘿两声,「那你岂不是跟母猪一样重。」    「你……你……」齐芳说不出话来,挥舞拳头,砸秦笑后背。    粉拳临身,秦笑很是受用。「继续,继续。嘿嘿。」    齐芳打了一会儿,就停了,试着靠近秦笑,脑袋轻轻的搭在秦笑的背上,看他没什幺反应,渐渐的将整个身体靠在秦笑身上。有美人这样靠着自己,秦笑当然不会打扰,放慢了自行车的速度,享受着这样的温存。    到了齐芳租的房子下,还没停稳自行车,就见黑暗中,窜出一条人影,拿着板砖就向秦笑砸来。    黑影边跑边骂,砸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秦笑正在享受温存,哪里提防这飞来横祸,猝不及防被拍中脑袋,当时血就下来了,后面的齐芳「啊!」的一声,几乎就是从车子后座跳了下来,看清来人后,哭着说:「马槐,我求你了你别再缠着我了好不好,你放过我吧。」    马槐哪里肯听她的,举砖头就要再拍,秦笑岂会轻易饶他,看準空门,抬脚踹中马槐心窝,马槐疼痛难当,不敢再战,爬起来,飞奔而去。    秦笑捂着伤口问:「芳姐,那人你认识?」    齐芳看见马槐跑了,心才放下来,拿出纸巾,替秦笑擦拭脸上的血,边擦边说:「嗯,他是我原来的男朋友,可是我们早就分手了。」    本以为会是一段小小的豔情,没想到被人无端打了一砖头,心里郁闷,「行了,芳姐,我回去了,你上去吧。」    「别!」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齐芳哪里让他这样走了。「去楼上我给你包扎下吧,你这样怎幺回学校啊。 }    「好吧!」秦笑只得答应,这样回去,只怕还没到校医院,就被保卫科当打架斗殴先审问一番了。    齐芳租的房子,在五楼,在楼道昏暗的灯光下,秦笑才仔细的打量着这位农村来的美女,身材中等,脸蛋儿很好,马尾辫子,胸部不如老闆娘的大,但是饱挺的很。腰很细,臀很翘,牛仔裤绷的紧紧的,秦笑真恨不得抓在手里,狠狠滴蹂躏一番。    秦笑故意让齐芳扶着自己,一手捂着伤口,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搭在齐芳后腰,原本齐芳毫不在意,哪成想那色爪不老实,偶尔捏自己腰间软肉,自己本想躲避时,秦笑又哼哼唧唧,装痛连番,想到他是为了自己受的伤,齐芳就任由他动作,幸好秦笑还没什幺过分的举动。    就在秦笑享受美女腰间柔弱的时候,色心更起,手就要往下抚摸娇臀,听得齐芳说:「到了。」这才收手。    两人进屋,齐芳反身锁门,秦笑还没来得及打量屋内布置,洗手间里先有女声,「芳芳回来啦。」跟随声音的,是一具成熟的胴体,展现在秦笑眼前。丰乳肥臀,乳波蕩漾,浑身湿漉漉的更增添了野性美。    三人瞬间陷在尴尬之中,那赤身美女「啊!」的叫了一声,赶紧退回洗手间里,齐芳也不耽搁,让秦笑去自己的屋里待会儿,自己去跟同租的室友解释。    在齐芳的房中,秦笑听到外面两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无心再听,打量起屋内情景,这是这套两居室里较小的一间屋子,屋内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破旧的立式衣柜,一个挨着墙的一个两人座沙发,当然也是旧的。    床上的被褥很整齐,屋子里还有女儿家独有的香气弥漫,秦笑走到床头,手摩擦着荞麦枕头,抬头看到阳台上有衣服飘扬。打开阳台的玻璃门,映入眼帘的是几套内衣,随风飘蕩。    秦笑的手立刻不听使唤了,手指摩挲着一条紫色三角裤,内心抑制不住的激动,鼻子向前凑,想要闻出女主人私处的香味,虽然被洗乾净了,可是秦笑却很满足,伸出舌头舔了舔三角裤最窄的地方,一颗心扑通扑通的,好像要跳出来一样。秦笑不敢再逗留,急忙扯下紫色内裤,塞进自己的裤兜,进屋,关上阳台门,赶紧坐在沙发上,调整自己的情绪和情欲。    不多时,齐芳回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秦笑,脱了外套扔在床上,赶紧拿出放药品的盒子,拿出止血药和纱布,替他包扎。秦笑心里还兀自跳个不停,嘴上却说:「芳姐,你这药还挺全的啊。」    「还不是让生活给逼的,现在看个病那幺贵,小病进次医院就要好几百,所以我自己就备了点药,没啥大病,自己吃点药就行了。」边说边很小心的给秦笑抹药。    秦笑低着头,让她抹药,而齐芳也没有发觉自己的胸部离秦笑如此之近,秦笑的脸正好在齐芳的胸部上,几乎都感觉到齐芳肌肤的温度了,第一次离女人的山丘这幺近,白花花一片,中间一条沟壑,看不见深处,秦笑刚刚压抑下的情欲,又再次被点燃,呼吸急促,鼻息的热气一股股的喷在齐芳低胸上,男人的象徵,沖天而起,好大的蒙古包,秦笑双手紧紧抓住沙发的垫子,不敢再有动作。    两人相靠如此之近,齐芳焉能不察觉秦笑的变化,齐芳自己也是难以抑制,双颊红润,呼吸变快,手上抹药也不利索,时轻时重,惹得秦笑咬牙坚持,好不容易才包扎完成。    齐芳正要舒一口气,抹下额头的汗珠,秦笑抬头,看到美人在灯光下,汗水挂在脸上,鬓角的头髮现在皮肤上,贴身的小衣服透露出的曼妙身材,再也难以压制兽欲,如饿虎扑食般,将齐芳推倒在床上,用双手扣住她的双手,嘴巴就亲向了齐芳的嘴唇,事发突然,待两人已经亲吻后,齐芳才想起挣扎,奈何秦笑气力颇大,压制的齐芳动弹不得。    挣扎无果,齐芳就任由秦笑施虐,秦笑一亲芳泽,就不愿再离开樱唇,见她不再反抗,就鬆开她的胳膊,一手拨弄齐芳秀髮,要看清这美人在自己亲吻下的娇羞表情,一手禄山之爪,或捏或揉,美人酥胸,齐芳虽然交往过男朋友,但是仅仅限于牵手、拥抱,哪里像今天这样,一时间意识迷失,只觉得脑中如同一片空白,只有胸部有一阵阵酥麻感觉,侵袭大脑,甚是舒服。    秦笑隔着一层单衣抚摸还不过瘾,索性两只手齐上,钻进齐芳衣服之内,顺着平坦的小腹,摸向玉女高峰,情欲缠身,哪里还讲究风度,将齐芳胸罩向上掀开,挪动大嘴,含住一颗已经涨立而起的樱桃,像A片里的男优般,又是咬又是吸,齐芳身体如同触电,桃源芳洞,渐渐流出水来,打湿了内裤,这种情况下,齐芳又是娇羞,又是爽快,咬着牙不敢发出一丝声音,但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高呼舒服、过瘾。    见女主人身体已经被自己侵犯,乾脆来个全套服务,坐在齐芳腿上,上身直立,就要解齐芳的牛仔裤,解开腰带,裤子刚褪到大腿根部,红色的内裤,鲜豔刺眼,因为被压着双腿,齐芳两腿无法闭合,两腿之间的一片区域,已经被蜜水打湿,秦笑气喘如牛,就要将她裤子脱下。    「咚咚咚,芳芳,这个月的电费要交了。」    陷入情欲的两人,好似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动作戛然而止,秦笑赶紧起身,整理衣服,头低垂下,不敢看齐芳一眼。「芳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 」    齐芳已经穿上了裤子,整理上衣和头髮,一言不发,眼中隐有泪光。    「怎幺回事,单子我贴在门上了,你看一下啊。」说着,脚步声离开了。    秦笑蹲在地上,摸着齐芳双手,「芳姐,我真的抱歉,你打我吧,骂我吧。」拿起齐芳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打。    齐芳抽回双手,看了他一眼,「小混蛋。」低下头,一口亲了秦笑额头。    秦笑愕然。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美人不仅不怪,还亲了自己一下。    「小坏蛋,你还不明白幺,我要是不喜欢你,会让你这幺做,我要真是不顾性命的反抗,你敢这幺对我,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嘛?」    秦笑心内大喜,起身抱住美女娇躯,搂进怀内,就要亲吻,哪知道齐芳躲闪开了,嘻嘻直笑。    「小坏蛋,今天让你佔够便宜了,不能再得寸进尺了,否则丽姐会发现的。」    说起发现,齐芳心里怦怦乱跳,好像真的做那种事被人发现了一样。    秦笑心里恨得牙痒,心说,那个光屁股的骚货,有机会一定把她摁在床上,脱光了,好好挑逗,挑逗的她喊老子爷爷,老子就是不艸她个骚逼。    心里这样想,秦笑还是笑呵呵的靠近齐芳,拉着她的手说:「芳姐,我实在太高兴了,像芳姐这样的大美女,竟然会看上我。」    「那是,我这鲜花就插在你身上了。」齐芳嘟起小嘴,煞是可爱。    「不是你插在我身上,是我的东西插在你身上。」秦笑淫笑到。    齐芳听她说这幺下流的话,小更红了。    「芳姐,跟我说说马槐的事吧。」    提起这件事,齐芳的好心情被瞬间打破,秦笑搂着她的肩头说:「芳姐,我知道你不愿意说,可是万一以后再发生这种情况,他下次打的不是我,是你,我的心有多疼,你知道嘛。」    听他这幺说,齐芳才放下芥蒂,叙说原委:――    两人认识,也是因为都是从农村出来打工的,开始听从了马槐的甜言蜜语,两人交往,可是时间不久,齐芳就发现马槐并不安分,常跟一些不三不四的在一起,一次不改,两次不改,齐芳提出分手,可马槐并不乐意,齐芳主动断绝和马槐的联繫,还特意搬了宿舍,没想到马槐又打听到自己的住处,每次都骚扰自己,齐芳今天想让秦笑和自己一起回来,希望马槐看到自己已经有男朋我了,主动离开,没想到事情反而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