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歹徒强暴的女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歹徒强暴的女警
女警江燕是在家里被歹徒轮姦的。当天夜里下班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刚打开房门的时候,一只大手从身后摀住了她的嘴,随即她感到一把尖锐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腰间,一个声音低低的吓道:「J。C小姐,请不要乱动,否则性命不保。」  江燕只能顺从地被歹徒押进了房间,她听见身后房门关闭的声音。  江燕知道一场噩梦就要开始了,因为歹徒绝不是上门打劫的,他们一定另有目的,而那目的基本上就源自于自己是个女警--今天她是身着警服回家的!歹徒一般是不会袭击J。C的。  她已经听说了前几天发生在警署的轮姦女警的案件,她预料今天自己的命运也将会如此。  此刻,女警的心中不由升起一种悲凉的感觉,自己严守多年的贞洁将被歹徒黄牛好夺走!  果然,歹徒将江燕的双眼蒙住,用胶布封住她的嘴,将她的手脚分开,呈「大」字型捆绑在她的单人床上。  眼前漆黑的女警感到一个沈重的身躯爬上了自己的身体,无力反抗的她只能任由歹徒对自己进行侵犯与蹂躏。  江燕警服上的扣子被歹徒一粒粒地解开,警服下女警雪白的肌肤和丰腴的躯体便展现在歹徒的面前。鬆开女警乳罩上的搭扣,一对丰满的乳房让歹徒急不可耐地伸出双手去抚弄和揉搓。  歹徒的一双大手在女警的乳房上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女警的乳头在他的揉捏下慢慢地坚挺起来,他忍不住俯下头去,在她的乳房和乳头上轻轻地吮吸着。  女警扭动着身子想要躲避歹徒的侵犯,但无力的反抗只能更加激起歹徒的暴行,可恶的歹徒竟然用舌尖轻舔起女警的乳头来。 ..   因为她穿的是警裙,她的裙子被歹徒向上撩去,浑圆的臀部就展现在了歹徒的面前,罪恶的双手直接伸进了女警短小的三角裤中去,而后抓住她的三角裤只轻轻一扯,便使女警的下身一览无遗。女警乌黑的阴毛,粉色的阴唇和阴道口就完全暴露在歹徒的面前了。  歹徒的手指掠过女警柔软的阴毛,来到她湿润的阴部,由于双腿被分开捆绑,所以原本由阴唇夹成的肉缝已经张开,歹徒的手指可以直接接触到女警的阴蒂了。  江燕在床上奋力地挣扎着,但却无法躲开歹徒的双手。她分明感觉到歹徒的手指一边在自己坚挺的乳头上揉捏,一边在自己神秘的阴部抚弄着。  「放开我,你们这帮流氓,禽兽不如的恶棍。」她想拚命叫喊,但到了嘴边却成了「呜呜」的声音,像是呻吟一般,而她扭动着的身体上下起伏,更是让歹 ....徒兴奋不已。  歹徒甚至把头埋在女警的双腿间,开始用舌尖玩弄起女警的阴部了。歹徒吮吸着女警的阴蒂,舌尖一下下去轻舔她的阴道口。  女警第一次遭受男子抚弄的身体怎能抵抗这强烈的刺激,儘管心里是极度地抵抗和厌恶着歹徒的暴行,但是处女的阴道中竟然开始分泌出一股股的爱液。  歹徒飞速脱掉裤子,一根怒气沖沖的肉棒立刻出现在江燕的双腿之间,由于主人的暴怒,似乎连肉棒都有些过度充血而略微发紫。  歹徒这时反倒解开了绑在江燕手脚上的绳索。歹徒用匕首在女警的脸上轻轻划了以下,说道:「J。C小姐,你不希望在你漂亮脸上留下点什幺吧,另外你也不想死对吧。乖乖地把手放开!」说罢将女警反转到自己身前方,并按住江燕纤细的腰身,指着扬起沖天的肉棒和那离肉棒不足几公分的女警的阴部命令道: .. 「自己坐下来!」  「……」江燕紧咬着嘴唇,既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动作。  「婊子,你想找死吗?」歹徒一边骂道,一边伸出双手捏住江燕的一对娇艳的乳头,他恶狠狠地捏了下去,柔软的乳头在巨大的压力下几乎成了两块肉饼。  乳头上传来的巨大的刺痛令江燕猛吸了一口冷气,她不由自主地张开嘴,但却又强行将快要脱口而出的哀求嚥了回去。  「看不出来,你还挺硬气的。我老实告诉你,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听我的话,让老子痛痛快快地强姦你,明白吗?」  江燕,强忍着痛楚和屈辱点了点头,她慢慢地将双腿从跪姿改成蹲坐的姿势,一只手伸向自己背后的下方屈辱的扶正起歹徒那高耸起的都有些倾斜的阳具,同时一点一点地将屁股向下沈,直至巨大坚硬的阳具顶在她的肉洞口。 ....   「继续坐下去!」  面对即将在罪犯手中失去处女贞操的残酷现实,即使是J。C这样坚强的女人也会产生立刻死去的想法,就算是立刻被杀她也不会就此一坐到底,由她亲手结束自己的处女生涯的。  似乎歹徒也知道江燕的想法,他并没有继续逼迫她,而是双手放在她的大腿根部用力向下按,同时自己向上挺进肉棒。  江燕感到肉洞口传来一阵阵越来越大的压力,罪犯正用他那恶毒的生殖器沖击她的圣洁之门,她知道自己终于难逃被罪犯强姦的命运,对此她没有任何办法,只有闭上双眼乞盼这场噩梦早些结束。  港口依然没有开启,歹徒骂了一声,停止继续向上挺进肉棒,同时将按在江燕腿上的双手移到她的双腿之间。  下体的压力突然消失令江燕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气,男人开始用手来对付她紧 .. 密的花瓣,虽然她也明白自己的处女宝迟早会被夺走,但此时的她就像是个等待处决的死刑犯一样,能向后拖一会就是一会。然而罪犯的动作很快就令她全身神经再次绷紧--他用手慢慢向两边扒开她的花瓣,立刻将肉棒向上挺进,失去了第一道防线的肉洞最前端顿时被塞满。  江燕全身如遭电击般剧烈地一震,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向上抬起身体,好摆脱男人的侵犯。但歹徒在肉棒插入的一瞬间迅速用手重新牢牢按住她的身体,而一边的歹徒也熟练地配合他的动作,双手放在她的腰上同时向下用力按。  歹徒的肉棒只是刚刚插入了一小部分,龟头部被温暖乾燥的花瓣紧紧包裹住的舒适感觉令他爽得打了个激灵道:「我操,真他XX的紧!」  生平第一次被阴茎插入体内的江燕一时间脑海一片空白,当她回过神再想挣 ...扎一下时已经晚了,罪犯的肉棒就像是一部钻巖用的开凿机器,它在江燕乾燥狭紧的肉洞里的虽然一动不动,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巨大的充满感,而没有感到任何的快感。  肉棒现在已经在江燕最后一道防线前了,歹徒试探了几次,但富有韧性的处女膜顽强地保持着它的完整。  「嘿嘿嘿,还挺坚固的嘛。」  歹徒一边淫笑,一边将肉棒稍稍向外抽出一点,叫到:「你自觉一点吧!否则……」  「我如果自己来的话,一定会叫你疼的求生不能求死不行的!哼!老实一点,还要我动手吗??」  伴随着他的这声叫喊,江燕也知道了,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后悔和选择的余地了,失身已经不可避免,为了苟活她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  歹徒又叫嚣道:「我先把自己的宝贝拽出来,看你自己的啦!你自己把它搞